欢迎您光临bv1946伟德体育官方网站!

秦始皇生父之谜

时间:2019-11-28 17:02

图片 1

层层加码的糊涂账 秦始皇的生父究竟是谁的问题,不但成为秦国历史上一个迷雾重重的谜,也成为历史学上一桩千古聚讼的公案,更成为两千年来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秦始皇姓嬴名政,出生于战国时代的赵国首都邯郸。他的父亲子异,是在邯郸做人质的秦国公子。他的母亲是出生于邯郸豪门大户的舞姬,史书上没有留下她的名字,只称她为赵姬。子异和赵姬的相遇结合,其间有一位第三者介入。这位第三者,就是吕不韦,在邯郸经商的大富豪。正是由于吕不韦介入子异和赵姬之间的缘故,嬴政出生以后,他的生父究竟是谁,是子异还是吕不韦?也就成为一桩说不明白的事情。生父不明,对于一般的庶民百姓而言,是一桩难言的家事;对于家天下的皇室而言,可就是一桩关系王朝命运的国事了。这关系到六百余年世代承继的秦国政权,究竟还姓不姓嬴,秦国是否在秦王嬴政即位时,就已易姓革了命?因为如此事关重大,秦始皇的生父究竟是谁的问题,不但成为秦国历史上一个迷雾重重的谜,也成为历史学上一桩千古聚讼的公案,更成为两千年来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考究事情的来龙去脉,这桩公案起源于《史记》,换句话说,都是司马迁惹的祸。司马迁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中叙述秦始皇的身世说:秦始皇是秦庄襄王子异的儿子。庄襄王作为人质在赵国时,在吕不韦家遇到赵姬,一见钟情,娶以为妻,生下了秦始皇。出生的时间是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出生地是邯郸。 然而,司马迁在《史记・吕不韦列传》里叙秦始皇的出生时说:吕不韦与绝色善舞的邯郸美人赵姬同居,知道赵姬有了身孕。子异到吕不韦家作客宴饮,见到赵姬而一见钟情,起身敬酒,请求吕不韦将赵姬送与自己。吕不韦开始非常生气,后来考虑到自己已经为子异的政治前途投入了大部分财产,为了“钓奇”获取投资的成功,他不得不顺水推舟,将赵姬送与子异。赵姬隐瞒了自己已有身孕,嫁与子异如期生下了嬴政。子异于是立赵姬为自己的夫人。 同一《史记》的不同篇章当中,对于同一事情有不同的记事,这就是谁是秦始皇父亲之问题的由来,宛若司马迁为我们布下的迷魂阵。那么,这两种不同的记事,究竟哪一个对,哪一个错?哪一个是历史的真相,哪一个是人为的虚构呢? 父亲子异的态度 从嬴政出生开始,一直到嬴政继承王位为止,子异从来没有对嬴政是自己的儿子有过任何怀疑。他始终一贯地承认他是自己的长子。 我们暂时将断定秦始皇的生父究竟是子异还是吕不韦的问题放下,先来搜寻旁证,着眼于事件的当事人。 我们首先来考察子异。子异是秦国第32代王孝文王的儿子,名子异。子异出生于他的祖父秦昭王在位的第27年,相当于公元前280年。他后来继承王位,做了秦国第33代王,谥号庄襄王。大概是在子异18岁时,也就是秦昭王四十三年左右,秦国和赵国定约和好,互相交换王室子弟以为人质,子异以王孙的身份来到赵国首都邯郸做人质,被称为质子。子异在邯郸时,正是长平之战爆发前夜,秦赵两国为了争夺一统天下的主导权,表面定约言和,背地里扩军备战,准备决一死战,因而,子异在邯郸的处境非常窘困。子异与吕不韦结识,大概是在到邯郸后的二三年间,他从吕不韦那里得到赵姬并同居,是在秦昭王四十七年三月以前。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嬴政出生。当时,子异23岁。 就在赵姬怀嬴政的当年,也就是秦昭王四十七年,秦赵长平之战爆发,赵国大败,四十万赵国降军被秦将白起活埋,邯郸恐慌震惊。次年,秦军乘胜攻入赵国境内。秦昭王四十九年,秦军开始长期围困邯郸。嬴政在战乱中出生以后,子异一家陷入赵人仇恨的汪洋大海中,随时有不测的危险。秦昭王五十年,吕不韦和子异冒险逃出邯郸,回到秦国,赵姬和三岁的嬴政留在邯郸,被赵人仇恨追捕,九死一生,依靠赵姬家人的掩藏,得以幸免于难。回到秦国的子异,正式做了王太子安国君的继承人,另外娶妻生子。当时,嬴政4岁,与母亲一道隐藏在邯郸,音信不明。 昭王五十六年,秦昭王去世,嬴政的祖父安国君即位做了秦王,是为孝文王。以此为契机,秦国与赵国和解,赵国将赵姬和嬴政送还秦国。子异与赵姬和嬴政母子离别六年重逢,夫妻父子间生离死别的感动,依人情不难想见。已经正式做了王太子的子异,以赵姬为太子正妻,以嬴政为太子继承人,对发妻和长子,作了不忘本的交代。当时,嬴政9岁。 孝文王即位时已经五十多岁,正式即位三天就去世了。子异接替王位做了秦王,是为庄襄王。庄襄王即位以后,赵姬成为王后,11岁的嬴政成为王太子,吕不韦被任命为丞相。三年以后,庄襄王死去,13岁的嬴政继承王位,赵姬成为王太后,吕不韦继续留任丞相。由于嬴政尚未成年,政权由母后和吕不韦摄理。 通过以上的简单梳理,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从嬴政的出生开始,一直到嬴政继承王位为止,子异从来没有对嬴政是自己的儿子有过任何怀疑,反倒是在历经了长期的生离死别,另外娶妻生子以后,对赵姬和嬴政厚爱有加,始终一贯地承认他们是自己的正妻和长子。在复杂的秦国王室和政府内部,在王室联姻的敌友各国之间,也都不见有任何质疑的动静,听不到任何流言飞语。至此时为止,秦国的国事、秦王的家事,一切井井有条,顺理成章。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从秦国王政和父亲子异的角度来加以考察的话,直到嬴政即位成为第34代秦王为止,谁是秦始皇的父亲的问题,在历史上根本就不存在。 仲父吕不韦的动机 吕不韦不但没有作案的动机,只有避嫌唯恐不及的谨慎。所谓献有孕之姬以钓奇的风闻,只能是坊间留言,后世添加花絮。 吕不韦被秦始皇尊为仲父,也就是仅次于父亲的父辈,他是涉嫌谁是秦始皇生父的另一位嫌疑人。如果我们历史地考察吕不韦的一生,并不难看出他与嬴政的关系。吕不韦是濮阳人,濮阳是当时卫国的首都,故址在现在的河南省濮阳市南。吕不韦出身商贾世家,从事国际贸易大获成功,被称为阳翟大贾。阳翟在今天的河南省禹县,是韩国的旧都。所谓阳翟大贾,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总部在阳翟的商界大鳄。吕不韦到赵国首都邯郸做生意遇见子异,马上以商人精明的眼光,敏锐地察觉出子异特殊的商品价值,以为奇货可居。经过深思熟虑和周密计划,吕不韦大胆地做了事业和人生转型的决断。他毅然决然将生意清盘兑现,整个地投资于子异的政治前途,他包装打造子异、公关游说安国君的正妻华阳夫人,目的在于使子异成为王太子安国君的继承人,将来继承王位,可谓是最高风险的投资。 如果说吕不韦视子异为奇货可居的金蛋,在他那无与伦比的商业眼光里,华阳夫人就是孵蛋器。吕不韦投资子异以后,华阳夫人成为他的公关对象。华阳夫人出生于秦国最有权势的芈氏外戚家族,她的祖父,是秦昭王的舅舅,被封为华阳君的权臣芈戎,华阳夫人的称号,就是直接从华阳君继承下来的。华阳君芈戎的姐姐是秦昭王的母亲,安国君的祖母,也就是多年秉持秦国国政的宣太后,一位秦国的慈禧太后。华阳夫人嫁于安国君,是亲上加亲的政治婚姻,安国君之所以能够立为王太子,多多仰仗了宣太后和芈氏家族的力量。以后的事态发展,一步步都在吕不韦的预计和操控当中。吕不韦以质子子异之使者的身份,携珠宝重金来到咸阳,首先买通说动华阳夫人的兄弟姐妹,通过他们的协作疏通,游说华阳夫人成功。华阳夫人认领子异为自己的养子,再在枕边吹风,使安国君正式立子异为王太子继承人。 可见,一、吕不韦成功地将互惠互补,双赢共利的商业原则运用于政治,通过连环套式的投资计划,促成了子异与华阳夫人联手合作,在王权争夺中胜出,最终取得秦国政权。二、吕不韦游说华阳夫人使子异成为王太子继承人的历史事件,表面上看来复杂而富有戏剧性,其实质是嬴姓某系王子与芈氏外戚之间再次缔结政治同盟。三、子异的王室血统问题,是整个事件的关键。在吕不韦看来,子异的投资价值,全在于他的王室血脉。吕不韦游说华阳夫人,他的卖点也全在子异的王室血统。 吕不韦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等的智慧人物。他将自己的所有财产和整个人生都投资到子异的政治前途上。吕不韦的行动,宛若孤注一掷的豪赌,全部赌注都压在子异所独有的秦王王室的血统之上。纯正的秦王血统,正是奇货可居的本质,也是决定吕不韦行动的根本利害所在。对于吕不韦来说,维护秦王血统的纯正和可信,是他不敢有稍许怠慢的死活问题。 历史人物的活动,自有其当时当地的动机。在我们将谁是秦始皇的父亲之问题作为一桩历史公案来审理的时候,如果我们视吕不韦为嫌疑人的话,可以说,他不但没有作案的动机,他只有避嫌唯恐不及的谨慎。所谓献有孕之姬以钓奇的风闻,只能是坊间的留言,后世添加的花絮,不但与一位大商人、大政治家的行为完全不符,而且毫无实现的可能。 以上,我们通过对于可能是秦始皇父亲的两位嫌疑人的审查,大体可以得到以下的结论:从嬴政的出生一直到他即位,从来没有人怀疑过他是否是子异的儿子。也就是说,谁是秦始皇的父亲之谜,从秦始皇的出生一直到他即位,是不存在的。后世添加的流言不是历史的原貌。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大家知道,生意能够成交的前提,乃是以有易无,互惠互利。吕不韦以商人精到的眼光,看到了子异与华阳夫人之间这种千载难逢的互补互利关系。他游说阳泉君,想他挑明了这种关系。他的话清楚地向阳泉君表明,如果我们放任现状不有所行动的话,子异将穷困潦倒于邯郸,而一旦子係成为继承人,华阳夫人和芈氏家族也将衰败不振,可以肯定是两败俱伤。如果我们促成子异与华阳夫人结盟,子异将得到母亲而继承王位,华阳夫人将得到儿子而垂帘问政,秦国政权将掌握在子异和芈氏家族的政治联盟手中,可以肯定是双赢俱利。

图片 2

按照这样的理解,赵姬与子异同居十个月后,生下了嬴政,因为毫无问题,所以子异认可了自己的长子,册封赵姬为自己的夫人。另有理解,说“大期”为十二个月,那子异更是找不到理由怀孕嬴政非亲生了。

图片 3

在《秦始皇本纪》末尾有一份添加材料(秦王谱系材料)。唐代司马贞的《史记索隐》中说,这份秦王谱系材料“皆当据《秦纪》为说”。《秦纪》是秦国官方史书,相当可靠,可见这份谱系是一份独立来源的贵重史料,可信度很高,材料当中有这样一句话:

秦的法律规定,子女身份的认定,取决于生父生母身份的确认,至少包括三个方面。

追踪谁是秦始皇的生父的疑案,审查第一嫌疑人吕不韦到这里,我们的侦查工作可以告一段落。在吕不韦看来,投资子异的价值在于他的王室血脉,这关乎吕不韦的身家性命,绝对不可能有稍许疏忽,所以他没有在王室血统上作案的动机

那么在两位可能的嫌疑人中排除了吕不韦后,嬴政的生父只能是庄襄王子异的推论,就可以成立了。当然我们还需要更加直接的证据,一项是法律鉴定,一项是医学鉴定

生父不明,对于一般的庶民百姓而言,是一桩难言的家事;而对于家天下的皇室而言,可就是一桩关系王朝命运的国事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关系到600年世代承继的秦国政权,究竟还姓不姓赢,秦国是否在嬴政继位的时候,就已经异姓革了命,被偷偷地改朝换代了?

落魄的王孙子异身上含有天下第一强国——秦国王位的潜在价值。在这个商机的捕捉中,血统——子异身上纯正的秦王血统,正是他投资的买点。而华阳夫人则是吕不韦的特殊机遇(让她在安国君选择子异作为继承人)

二、生父生母国籍的确认(比如父亲是秦国人,母亲是外国人,所生子女法律身份就是秦国人。父亲是外国人,母亲是秦国人,所生子女也是秦国人)嬴政的父亲子异是秦国人,母亲是赵国人,他的法律身份是秦国人。这也不会有问题。

第一个主人公吕不韦,他看到子异的价值(奇货可居—王室的血统)想要投资。

**如果喜欢的朋友,可以微信关注“爱书藤”,在那里可以看到最新的文章,还可以与我交流,回复关键词还可以免费的到电子书!**

我们用侦探破案的手法来分析(排除法

三、生父生母血缘的确认(如果所生子女不是父母的亲生子女,子女的继承权将被剥夺,父母也将受到惩罚)在一个法制至高无上的国家,在涉及国本的根本问题上,精明如同吕不韦这样的人,绝不敢以身试法,有稍许的冒犯。另一方面,身为秦王继承人的子异生活在秦国的法制社会中,从小接受的是法制教育,他对自己有切身利害关系的王位继承法更是清楚明白,绝不会糊涂。

一、生父生母社会身份的确认(主要是随同父亲)嬴政的父亲子异是出生于王族的公子,母亲是平民出身的舞蹈演员,那么嬴政的身份随同父亲,也是王族公子。这不会有问题。

所以我们的结论如下:秦始皇嬴政的生父是子异,生母是赵姬,他是秦国第三十三代王庄襄王的嫡长子。《史记-秦始皇本纪》的记载和《秦始皇本纪》所附的秦王谱系记载是可靠的。反之,出现在《史记-吕不韦列传》中吕不韦献有孕之女的故事是不可信的编造。

于是华阳夫人请安国君定子异为后嗣,并收其为养子。安国君成为王太子,多有华阳夫人的关系;安国君的未来,也需要芈氏家族的助力,于是他同意了。

从而,我们得出:如果从当事人的动机来考察的话,吕不韦没有作案的动机;另一方面,从当时的历史背景来考察的话,华阳夫人和芈氏家族也不允许任何人在这个问题上作假。从而这桩历史上的疑案,在当时的历史中没有作案的历史条件,历史上的吕不韦应该是清白的。

图片 4

吕不韦首先面见了其弟阳泉君,指出:当今芈氏家族,人人身居高位,表面上华贵无比,实际上危如累卵。芈氏是外戚,繁华和衰败都取决于婚姻和女宠,如今太子与华阳夫人没有子女,恩宠正面临断绝的危机。再加上长子最有可能做继承人,一旦上位,其母就将当权管事,华阳夫人门下必将冷落。

法律鉴定的结果既然出来了,我们再来作医学鉴定。


图片 5

吕不韦接着见了华阳大姐(华阳夫人的姐姐),对其动之以情加上呈现珠宝奇物。华阳大姐进宫称赞子异,并呈上厚礼。

这两种说法都鉴于《史记》,实为矛盾。

再者,以古代献姬的惯例而言,吕不韦献赵姬给子异,是要“谨室”的,就是需要将所献之女单独居住,确认她没有身孕,然后才能送出去。子异的母亲夏姬对于儿子的婚姻生活,未来的媳妇孙子,必然会精心的把关的。

在华阳夫人看来,收养子异的买点也在于子异的王室血统,她也势必会严格地监督甄别,不可以容许任何疏漏,在有关秦王血统的任何问题上,吕不韦只有小心唯恐不及的谨慎。(吕不韦绝不会傻到去铤而走险地在血统问题上犯下大错,因为这关乎他和芈氏的前途和性命,身缠万贯的吕不韦也不值得为了这么一个女色而使他的努力功亏一篑。)

反之,如果赵姬已经怀孕,月经不来,得在一个月以后吕不韦才知道其怀孕,那么赵姬被献给子异则要到两个月以后。子异继承王位的可能性与日俱增以后,他对自己的继承人的血统问题,一定是比谁都在意的,赵姬一旦早产,子异必然生疑,一旦生疑,就不会认可嬴政为自己的嫡长子,也不会立赵姬为自己的夫人了。其次,子异身边应有医官,赵姬早孕早产的事情是瞒不过他的。

图片 6

上一篇:青羊区卫生系统深入学习“中国梦”专题教育活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