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bv1946伟德体育官方网站!

酒吧,青少年违法犯罪高发地

时间:2020-02-09 15:17

  5月31日,天心区法院又向天心区教育局发出《司法建议函》,建议教育主管部门从加强法制教育、加强安全教育、加强学校与相关职能部门联系、将法制教育工作纳入教育计划等方面维护青少年权益、预防青少年犯罪。

为了让未成年被告人远离酒吧,在有些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天心区法院发出了禁止未成年被告人进入酒吧等盈利性场所的禁止令。

  5月31日上午,天心区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了《未成年人犯罪审判工作白皮书》和《青少年权益保护典型案例》。记者从白皮书获悉,未成年人刑事犯罪行为地点相对集中,69件犯罪案件有13件发生在网吧或周边场所,21件发生在酒吧或周边场所,占全部刑事案件的50%。

漫画/高岳

  天心区法院判决认为,被告人左某、陶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健康,致一人重伤,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两被告人均系主犯。但重伤被害人主要为左某持刀所致,其作用明显大于被告人陶某;两被告人均为未成年人;陶某有自首情节;左某归案后坦白,认罪态度好;与被害人达成和解并取得谅解等,依法应于从轻、减轻处罚或酌情从轻处罚。最后判决:1、被告人左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2、被告人陶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四年;3、禁止被告人左某、被告人陶某在成年之前进入酒吧、网吧等营业性娱乐场所。

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近期调研发现,该院自2014年以来审理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有很大比例的案件都与酒吧有关,酒吧渐成青少年违法犯罪高发地。

  链接

□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法制网通讯员 文天骄 孙百灵

  记者从《未成年人犯罪审判工作白皮书》看到,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多为“团伙性”共同犯罪。一人单独犯罪占43%,三人以上共同犯罪占57%,共同犯罪中有较为固定的团伙情形。从共同犯罪组成形式看,有的为成年人与未成年人共同犯罪,有的是未成年人团伙犯罪。其次,以暴力侵财犯罪为主。未成年人因思想不成熟,遇事冲动,争强好胜,犯罪时肆无忌惮,不计后果,经常以暴力手段侵犯他人身体权和财产权。天心法院审理的69个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以抢劫、寻衅滋事、故意伤害、聚众斗殴、盗窃等暴力性和侵财性为主,而这些犯罪又以男性为主,占犯罪人数的86%之多。而且文化程度普遍较低,69件案件中未成年人犯共116人,大多数为初中以下文化程度,其中初中文化者占46%,小学文化者占25%,甚至有一部分人在小学期间就开始辍学而流入社会。

2017年7月6日凌晨两点,在长沙市某酒吧门口,因樊某在打电话时无意与小亮发生碰撞,双方发生口角并相互斗殴。双方分开后,小亮心生不满,邀朋友蔡某、范某等十余人帮忙教训樊某。在小亮的授意下,蔡某还用微信联系了在附近酒吧泡吧的小华等人前去帮忙。

  “判后回访”、“心理干预”、“司法建议”、“禁止令”……近年来,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在青少年权益保护之路上不断探索。为了将预防青少年犯罪工作落在实处,天心区法院未成人案件综合审判庭,又将三年来审理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进行梳理,并形成了一份《未成年人犯罪审判工作白皮书》。

小亮、蔡某等人与小华等人会合后前往酒吧寻找樊某。小亮没有看到樊某,却在酒吧楼梯间看到了刚才也在斗殴现场的樊某朋友孙某。小亮要范某把孙某和其朋友龚某叫下楼。谁知孙某和龚某却将范某推倒在地。

  这起与“禁止令”有关的案件也是发生在酒吧附近。2017年7月16日2时许,被告人陶某等人在天心区某酒吧与樊某发生了口角并斗殴后,纠集被告人左某某等十余人至某酒吧将樊某、龚某等喊出。此间,左某持砍刀将龚某头部、腹部、手部多处砍伤,陶某等十余人一同殴打龚某、樊某。2017年7月18日左某被公安抓获,同月26日,陶某向公安投案。经鉴定龚某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樊某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出入酒吧频发“少年犯罪”

  此案是湖南省法院系统首次在判决书中使用禁止令,目的是给自制力尚不健全的未成年人加一道紧箍咒。

(文中被告人均系化名)

  梳理发现,重新犯罪率也不断上升,部分未成年人恶习较深,管教改造存在诸多困难,虽经刑罚教育后仍不知悔改,所以犯罪反复性特点突出,有个别的甚至还在缓刑或取保候审期间就再次犯罪。

2001年4月,胡横出生于河南省信阳市。小学毕业后,他便坐火车来到长沙准备“闯社会”。在长沙找工作期间,他结识了比自己还小一岁的谢鸣。出生于湖南益阳的谢鸣,高中没读完也跑到长沙来找工作。虽然没有正当收入,但胡横和谢鸣经常泡酒吧。由于囊中羞涩,胡横和谢鸣常为如何找来喝酒钱而发愁。

  未成年人犯罪多为团伙犯罪

“我们在判决书中发出禁止令,禁止未成年被告人在成年之前进入酒吧、网吧等盈利性场所,其目的旨在从源头上预防未成年人罪犯。”董燕介绍。根据刑法第72条规定: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红网时刻6月1日讯“禁止被告人左某、陶某在成年之前进入酒吧、网吧等营业性娱乐场所。”这份禁止令写在长沙天心区法院的一份判决书里。

推动禁止令落到实处

商议完后,六人便走出酒吧来到一个巷子里伺机抢劫,刚路过此地的余某成了他们的抢劫对象。两天后,胡横和谢鸣等被公安机关抓获。天心区法院开庭审理后,胡横、谢鸣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罪名及量刑建议没有异议且签字具结,自愿认罪认罚。由于胡横犯抢劫罪时已满16周岁未满18周岁,谢鸣犯抢劫罪时已满14周岁未满16周岁,均具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法院一审判处胡横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谢鸣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

2018年4月24日,胡横、谢鸣和其他另外四人在长沙市某酒吧喝酒,一直喝到凌晨一点。这时候,胡横、谢鸣和另外四人商议着出去“捞一把”。他们所谓的“捞一把”就是抢劫他人钱财。

“我们准备适时联合相关部门对未成年被告人进行回访调查,具体查清一下禁止令的落实情况。”董燕对记者说,天心区法院将采取实际行动推动禁止令落到实处。

天心区法院一审以抢劫罪,判处熊标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1000元。李瑞等其他4人分别被判处七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缓刑。

2018年5月15日,熊标再次召集玩伴李瑞、龙景等5人,在长沙某酒吧喝酒,一直喝到凌晨两点。其间,5人一起商议抢劫他人手机,然后换钱来花。商议好后,熊标带领李瑞、龙景等4人从酒吧门口寻找作案目标。当时已近凌晨3点,街上行人很少,当他们走到太平街太傅茶楼附近时,发现一人正在独自行走,便抢劫了那人的手机,并将抢来的手机以200元的价格销赃。所得赃款龙景分得50元,李瑞等3人分别分得20元,其余赃款归熊标所得。

禁止令写入刑事判决书

虽然自己还是一名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但自从到酒吧去过一次后,熊标就开始迷上了这里,只要有时间,他总会召集几个同伴到酒吧喝几杯。熊标没工作,每次在酒吧数百元甚至上千元的开销,他觉得压力有点大。为了不劳而获,他想到了抢劫。

据记者了解,法院禁止令到底由谁来执行?曾是一个备受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问题。

2018年5月3日,天心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在小亮和小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后,法院当庭宣判,小亮、小华犯故意伤害罪,判处小亮有期徒刑两年,缓刑四年;判处小华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禁止两被告人在成年之前出入酒吧、网吧等娱乐性场所。

为了杜绝未成年人出入酒吧、网吧现象,天心区法院曾向天心区文化综合执法局发出《司法建议函》,建议督促酒吧等营业性歌舞娱乐场所设置明显的未成年人禁入标志;同时对天心区范围内所辖酒吧等娱乐场所加强日常执法监督和管理,并对发生案件的酒吧进行相应行政处罚。

小华看到朋友有事,随即走出酒吧并从摩托车坐垫下拿了一把50厘米左右的刀前往帮忙。

“天心区法院自2014年以来审理的数十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与酒吧有关的占较大比例,2016年半年时间内,就有3起青少年犯罪发生在酒吧。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董燕对记者说。

收到法院《司法建议函》后,天心区文化综合执法局很快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强对酒吧、网吧的执法力度,要求酒吧、网吧将“禁止未成年人入内”标志设置到明显位置,并对发生过案件的相关酒吧进行了处罚。之后,天心区法院开始在有些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判决书中,写上“禁入酒吧、网吧”等娱乐场所的禁止令。

2011年4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曾联合发布《关于对判处管制、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适用禁止令有关问题的规定》,其中指出:禁止令由司法行政机关指导管理的社区矫正机构负责执行;人民检察院对社区矫正机构执行禁止令的活动实行监督,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违反禁止令尚不属情节严重的,由所在地公安机关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情节严重的,应当撤销缓刑,执行原判刑罚。

图片 1

但实践中,由于行政配套法规跟不上,事实上造成法院的禁止令执行起来存在一定困难。

小亮立即上楼制止,并要龚某、孙某下楼谈一谈刚才斗殴的事情。下楼后交谈无果,双方便动起手来。十多人将孙某、龚某围住,小华拿出刀将龚某头部砍伤,小亮等人一同殴打龚某、孙某两人,随后他们逃离现场。经鉴定,被害人龚某损伤程度评定为重伤二级,樊某损伤程度评定为轻微伤。

袁明和曹凌虽然都是未成年人,但他们却经常混迹于各大酒吧,只为偷盗手机获取不义之财。有一次,袁明装着醉酒把他人手机拨到地上,曹凌趁机捡起将手机偷走。就在他们准备再以同样方法在酒吧盗窃时,被民警抓获。今年2月18日,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一审以盗窃罪,分别判处袁明、曹凌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2000元。

为了让未成年被告人在成年前远离酒吧,天心区法院在判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时,有时还在判决书中发出刑事禁止令,即禁止未成年被告人在成年之前进入酒吧、网吧等盈利性场所。该院办案法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禁止令的发出,目的在于从源头上减少和预防青少年犯罪,为青少年成长创造良好的环境。

和胡横和谢鸣一样,从外地来长沙的未成年人熊标犯罪的案件,也是他和同伴在酒吧喝酒时策划的。

2018年5月16日,公安机关将熊标等5人抓获归案。5人归案后均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因5人均系未成年人,且坦白、认罪、悔罪并赔偿被害人损失,取得被害人谅解,5人分别在所在地实行社区矫正。

董燕是天心区法院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庭长。在她审判的案件中,涉未成年人在酒吧犯罪的案件不少。

上一篇:小夫妻起冲突 检察官写下“文艺范”不起诉决定书劝和
下一篇:没有了